• 聯系方式:010-65256519

    行業要聞

    雙碳驅動下鋼鐵行業如何應對碳市場帶來的機遇和挑戰

      1我國碳市場發展歷程及現狀

      我國碳市場建設從地方試點起步。2011年10月,國家發改委發布《關于開展碳排放權交易試點工作的通知》,同意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重慶市、湖北省、廣東省及深圳市開展碳排放權交易試點,標志我國碳排放權交易工作正式啟動。2013年,深圳、上海、北京、廣東和天津五個省市率先開始試點交易。2014年,重慶、湖北試點碳市場開始交易。2016年,福建省也加入試點碳市場行列。地方試點從2013年6月陸續啟動交易,市場覆蓋電力、鋼鐵、水泥等20多個行業近3000家重點排放單位,到2021年6月,試點省市碳市場累計配額成交量達4.8億噸二氧化碳當量,成交額約114億元。重點排放單位履約率保持很高水平,市場覆蓋范圍內碳排放總量和強度保持雙降,促進了企業溫室氣體減排,強化了社會各界低碳發展的意識,為全國碳市場建設積累了經驗。

      伴隨碳市場地方試點的初步建立,生態環境部相繼印發《2019-2020年全國碳排放權交易配額總量設定與分配實施方案(發電行業)》、《納入2019-2020年全國碳排放權交易配額管理的重點排放單位名單》等相關文件。2021年1月5日,生態環境部發布《碳排放權交易管理辦法(試行)》。此外,全國各試點市場也陸續發布地方政策,如《北京市碳排放權交易管理辦法》、《天津市碳排放權交易管理暫行辦法》、《上海市碳排放管理試行辦法》、《重慶市碳排放權交易管理暫行辦法》、《湖北省碳排放權管理和交易暫行辦法》、《廣東省碳排放管理試行辦法》等。這些文件通過政策、法律體系的建立保障了碳交易市場的正常運行,并對排放控制目標、配額分配方法、質量控制等多方面加以規定,使碳交易市場機制得以有效發揮。

      為進一步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實現經濟與生態環境的協調可持續發展,我國于2021年7月正式啟動了全國統一的碳排放交易市場,從試點到全國統一開市,這是我國碳市場發展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件大事。全國碳市場建設采用“雙城”模式,即:上海負責交易系統建設,湖北武漢負責登記結算系統建設。定位于控制溫室氣體排放政策下的碳排放交易市場的發展將增加傳統產業碳排放成本,促使其不斷通過技術進步和節能投資降低碳排放。發電行業作為首個納入全國碳市場的行業,納入的發電行業重點排放單位超過2000家。根據生態環境部測算,納入首批碳市場覆蓋的企業碳排放量超過40億噸二氧化碳,這意味著我國碳市場將成為全球覆蓋溫室氣體排放量規模最大的市場。

      2鋼鐵行業面臨的挑戰和機遇

      為促進“雙碳”目標在鋼鐵行業的落實,中國鋼鐵工業協會成立“鋼鐵行業低碳工作推進委員會”,并已完成《鋼鐵行業碳達峰實施方案》初稿,基本明確了行業的達峰路徑,并明確提出努力在“十四五”期間提前實現“碳達峰”目標。鋼鐵工業作為我國制造業中碳排放量最高的行業,迫切需要通過綠色低碳發展,降低碳排放量,確保上述目標的順利實現。碳市場雖然對控排企業增加了碳排放的政策約束和減碳成本,但作為直接管控企業碳排放的政策,也為企業增加了新的資產,提供了新的融資工具,實現更靈活的低碳轉型方式。因此,碳市場給企業帶來的不僅是挑戰,更是升級發展的機遇。

      從挑戰來看,首先,鋼鐵行業面臨規范化的挑戰。根據全國碳市場相關規定,控排企業每月需要上報二氧化碳排放量相關數據,每年要上報上一年度排放量數據并接受第三方核查,在核查后要向政府清繳和二氧化碳排放量數量相等的配額,對企業在合規性上提出了新的要求。其次,鋼鐵行業面臨經營的挑戰。我國鋼鐵行業在經過“十三五”時期化解過剩產能的改革,經營情況有所改善,但隨即又面臨超低排放改造,未來增加碳市場帶來的履約成本或減排成本,鋼鐵企業的成本與收益仍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從成本而言,企業需要設置專門的部門和人員應對碳排放管理和交易工作,導致企業的運營成本增加。更重要的是,如不能控制在配額排放量以下,企業也將面臨履約成本。隨著國家碳排放控制力度不斷加大,企業的履約成本將不斷增加。據估算,歐盟燃煤電廠購買碳配額成本已占總成本的30%-40%,鋼鐵企業也將面臨履約成本不斷升高的可能性。再次,鋼鐵行業碳市場配額和相關標準尚未明確。各鋼鐵企業工藝路線不同、產品不同,生產條件不同,要真正做好碳交易工作,還需要進行深入細致的準備,特別是進行相關標準的統一和完善。同時,配額的制定若參考行業單工序比較先進的指標,對裝備及運行成本考慮更多的民營企業可能會存在較大的壓力。

      從機遇來看,在全球低碳轉型的浪潮下,鋼鐵行業面臨轉型升級的壓力,碳市場為鋼鐵行業轉型升級提供機遇。首先,碳市場通過賦予碳排放量一定的價格,為企業帶來了靈活的履約方式,對減排成本高的企業而言,能夠通過市場交易,低成本實現履約,為轉型升級贏得時間。其次,除了推動企業減排外,政府分配至企業的碳配額作為企業一項資產,也可以幫助企業獲利。企業通過期貨、期權、置換、回購、質押等金融手段,不僅能夠在碳市場實現套期保值、鎖定風險,更能為企業提供額外的融資工具,推動企業長期發展。再次,碳交易將推動環保煉鋼技術發展。2020年我國粗鋼產量突破10億噸,其中,以鐵礦石和焦炭作為主要原料的高爐鋼約占90%,純電爐鋼僅占10%。這一數字與美國等發達國家相比存在較大差距。根據測算,生產1噸高爐鋼需排放約2噸二氧化碳,而生產1噸純電爐排放約600千克二氧化碳,碳排放差量約為2/3。因此,理論上使用全廢鋼電爐短流程具有顯著減排優勢。另外,氫能煉鋼和碳捕捉也是低碳煉鐵的技術發展方向。由于電解制氫成本較高,目前氫基煉鐵尚未成熟到可以大規模投產的水平。碳捕集和儲存技術中,如何成功、安全、長期地封存二氧化碳,并對其進行有效利用尚待深入研究。目前國內多家鋼鐵企業正在積極發展氫氣直接還原煉鐵工藝。

      3未來發展的建議

      日前,生態環境部發布《關于開展重點行業建設項目碳排放環境影響評價試點的通知》,開啟碳排放環評試點,涉及鋼鐵行業。這一工作有助于為鋼鐵行業進一步碳減排提供科學決策依據。面對即將到來的碳市場帶來的機遇和挑戰,建議開展以下工作,在確保合規的基礎上,通過碳市場這一重要政策工具,實現綠色低碳發展轉型。

      一是開展碳管理體系建設。企業應當建立相應的低碳發展管理制度體系,支持碳管理工作。從制度和戰略層面開展碳管理工作,建立低碳發展領導小組,培養一批專業化的碳市場相關人才,能夠充分貫徹落實國家及政府有關部門在低碳發展方面的工作部署,對企業系統的低碳發展工作進行統一領導。

      二是開展碳數據信息化建設。針對碳交易市場中多元化的數據要求,企業應建立統一的信息平臺,通過梳理碳排放數據統計口徑,對企業歷史年份的碳排放數據進行有效整理。并針對數據采集、核算統計等進行全鏈條管理,從而有效提高數據管理效率,給企業減少管理成本。同時,信息化管理系統可對碳交易政策進行實時追蹤,對市場變化進行有效分析,支持企業制定交易策略,降低交易成本。

      三是開展碳資產管理及開發。如果簡單按照國家履約要求,忽視碳金融的作用,可能增加巨額履約成本,將“資產”變為“負債”,成為低碳發展中的絆腳石。因此,企業應結合自身碳資產情況,積極使用減排信用降低履約成本,并通過金融創新盤活碳資產,助力節能降碳項目的實施。

      四是構建長期低碳戰略。在碳市場的背景下,企業應當重視低碳戰略的建設和實施,在制定未來的投資計劃和制定降碳措施時,需要將碳價納入量化分析的范圍,以保證企業利益最大化。根據碳價對企業影響,企業可以設置合理的減碳目標和長期減排措施,指導其長期低碳轉型。

      五是加強科技創新,推進產業升級。強化全行業的節能意識,鼓勵節能技術、設備的推廣和應用,注重科技創新,對氫冶煉工藝、氧氣高爐及非高爐冶煉和碳捕集、利用和封存等技術進行更深層次的研究和推廣,加快建設綠色物流。優化產業結構,加速淘汰落后生產能力,建立和形成強制淘汰落后生產工藝、技術、設備和產品的機制。轉變依靠產品規模取勝的傳統發展方式,優化各生產要素配置,著力推廣全生命周期綠色產品,做強高附加值產品,以科技提升品質,引領綠色低碳高質量發展。

      

    ×

    業務咨詢

    總業務咨詢 和我聯系
    Contact us 和我聯系

    在線報名

    二維碼

    微信公眾號
    快3网站